汤俊坛城——曼荼罗及藏密坛城艺术的形成略述-色拉阳智法王0条评论

2018年07月23日   分类:全部文章   36人浏览

坛城——曼荼罗及藏密坛城艺术的形成略述-色拉阳智法王


坛城——曼荼罗简介
坛城刘茜美子,梵文“曼荼罗”,意思是坛城;藏语称作“吉廓”;华译为轮转圆满具足、坛、道场等。又译作曼拏罗、满荼逻、蔓陀罗、漫怛罗等,略云曼拏、曼荼。新旧之译有种种,旧译多曰坛,又云道场,新译多曰轮圆具足,又云聚集。意译为坛城、中围、轮圆具足、坛城、聚集等。为了修行者观想方便所绘制、雕造的曼荼罗,而有形像曼荼罗,而成为曼荼罗的表征。
曼荼罗,是由意为“心髓”、“本质”的 manda,以及意为“得”的la所组成的。因此“曼荼罗”一词即意谓“获得本质”。所谓“获得本质”,是指获得佛陀的无上正等正觉。由于曼荼罗是真理之表征,犹如圆轮一般圆满无缺,因此也有将之译为“圆轮具足”。另外,由于曼荼罗也被认为有“证悟的场所”、“道场”的意思,而道场是设坛以供如来、菩萨聚集的场所,因此,曼荼罗又有“坛”、“集合”的意义产生。因此,聚集佛菩萨的圣像于一坛,或描绘诸尊于一处者,都可以称之为曼荼罗。
在古代印度,原指国家的领土和祭祀的祭坛。但是现在一般而言,是指将佛菩萨等尊像,或种子字、三昧耶形等,依一定方式加以配列的图样。 
坛城源于印度佛教密宗,系密宗本尊及其眷属聚集的道场。古代印度密宗修习“密法”时为防止“魔众”侵入,修密法时就在修法场地修筑起一个圆形或者方形的土坛,在土坛上修法,安请邀请过去、现在、未来诸佛亲临作证,并在土坛上绘出他们的图像今井勇太郎,于此以祭供。本智为主尊,道果功德为眷属;眷属环绕本尊游戏庄严,是为轮圆。由此构成了后世坛城的基本框架,演变出多种形式和类别的曼陀罗。
坛城作为象征宇宙世界结构的本源,是变化多样的本尊神及眷属众神聚居处的模型缩影。
在藏传佛教中认为,宇宙有着一个坛城的形象。宇宙的中心就是神山,边缘是一个巨大的铁轮方形坛城的四面代表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由中心和四方组成的坛城是一个汇集能量的地方。通过建立一个坛城可以变“乱”为“治”,也就是说,可以使风雪变晴天,可以治愈疾病,也可以占领一个“乱”的国土,使野蛮民族变成信仰藏传佛教的顺民。
所以一个坛城可以表示几乎所有真实的或意念中之物:人的躯体,一个寺庙夜zox夜,一座王宫,一座城市,一片大陆,一个念头,一个幻景,一个政治结构。按照此一信仰,世界上每一个事物都是根据一个坛城形象的原始结构而塑造成的,此结构人之肉眼看不到。

曼荼罗细分
一般曼荼罗可分为四种,称为四种曼荼罗,简称四曼。
即:
一、大曼荼罗——诸尊具足相好容貌的图画,称为大曼荼罗(尊形曼荼罗),相当于金刚界曼荼罗中的成身会。
二、三昧耶曼荼罗——即示现诸尊的本誓三昧耶,也就是将表示本尊的法器、持物,以图示象征的三昧耶图绘表示,称为三昧耶曼荼罗,相当于金刚界曼荼罗的三昧耶会。
三、法曼荼罗——这是诸尊的种子及真言,或书写种子梵字于诸尊的本位,或以法身三摩地以及一切经论的文义等来表现,称为法曼荼罗(种子曼荼罗),相当于金刚界的微细会。
四、羯磨曼荼罗——将诸尊的威仪事业铸造成像,形成立体、行为的三度乃至四度空间的行动性曼荼罗,称为羯磨曼荼罗,相当于金刚界的供养会。 
而这四种曼荼罗,一般又各含有三种曼荼罗。
即:
一、都会(都门、普门)曼荼罗——是各部诸尊聚集在一起的曼荼罗,如以大日如来为中心的两部曼荼罗。
二、部会曼荼罗——是某一部会的诸尊,会聚在一起的曼荼罗,如佛部的佛顶曼荼罗,莲华部的十一面观音曼荼罗等。
三、别尊(一门)曼荼罗——这是以一位本尊为中心的曼荼罗杨林科,如释迦曼荼罗、如意轮曼荼罗等。
我们一般所指称的曼荼罗即是以上四种大、三昧耶、法、羯磨曼荼罗。

轮圆之义
此中就体而言,以坛或道场为正意,就义而言,以轮圆具足或聚集为本义。即筑方圆之土坛安置诸尊于此,以祭供者,是为曼陀罗之本体,而此坛中聚集具足诸尊诸德成一大法门,如毂辋辐具足而成圆满之车轮,是曼陀罗之义也。而常称为曼荼罗者,是图画者。
此为四曼中之大曼荼罗。
师子庄严王菩萨请问经曰:“道场之处当作方坛,名曼荼罗。广狭随时。”
不空罥索陀罗尼经下曰:“蔓陀啰,此云坛也。”
探玄记二十曰:“曼荼罗,云道场也,圆坛也。”
慧琳音义十曰:“漫荼罗无正翻,义说云圣众集会处也,即念诵坛场也。”
演密钞四曰:“漫荼罗者,此云道场。是与弟子发心得道之处,谓之道场。”
大日经疏三曰:“十方世界微尘数大悲万行波罗蜜门犹如华藏,三乘六道无量应身犹如根茎条叶发晖相间。以如是众德轮圆周备故,名漫荼罗也。”
同四曰:“漫荼罗,是轮圆之义。”
又曰:“曼荼罗,并发生义,今即名发生曼荼罗也。下菩提心种子于一切智心地鸿蒙戒,润以大悲水。照以大慧月,鼓以大方便风,不碍以大空空,能令不思议法性芽。次第滋长乃至弥满法界,成佛树王,故以发生为称。”
又曰:“梵音曼荼罗,是攒摇乳酪成苏之义。曼荼罗,是苏中极精醇者,浮聚在上之义。犹彼精醇不复变易。复名为坚,净妙之味共相和合。余物能所不杂,故有聚集义。是故佛言极无比味无过上味,是故说为曼荼罗也。以三种秘密方便攒摇众生佛性之乳,乃至经历五味成妙觉醍醐,醇净融妙不可复增。”
又曰:“漫荼罗者,名为聚集,今以如来真实功德集在一处,乃至十世界微尘数差别智印轮圆辐辏,翼辅大日心王。使一切众生普门进趣,是故说为漫荼罗也。”
演密钞二曰:“漫荼罗,圣贤集会之处,万德交归之所。”
同五曰:“漫荼罗,是蕴聚积聚诸佛如来真实功德之处,故以为名。”

三密圆满具足义
言轮圆辐辏者,以喻显法,轮即平轮罗明珠猝逝,圆谓圆满,毂幅辋等相圆满故,辐辏者归会也,谓众辐归会于毂也。(中略)今借喻此漫荼罗三重法界门罔不归辏于大日心王,使三乘五乘一切众生普门进趣皆辏中胎大空之处,故曰轮圆辐辏也。
四曼义曰:“古人翻坛,新人翻轮圆具足。”
秘藏记本曰:“曼荼罗,谓三密圆满具足义也。”
一切贤圣,一切功德之集合处既名为漫荼罗,故其贤圣之身形或言语或持物或誓愿等亦悉名为漫荼罗,此以其一一轮圆具足之义在故也。
大日经疏一曰:“真言,梵曰漫怛罗,即是真语,如语,不妄不异之言。释论谓之秘密语,旧译云咒,非正翻也。”
此贤圣之语密,附以曼荼罗之称之一例也。就之而立四种之曼荼罗,以该收一切法。

藏密坛城艺术的形成略述
摘要:通过对藏传佛教密宗形成的历史及藏密坛城所蕴涵的其他文化因素的分析,提出藏密坛城艺术是在印密坛城的基础上吸收融合了藏族原有苯教文化和内地汉文化之后而形成的一种全新的藏密坛城文化艺术。
在藏密艺术中,坛城被视为是最为神圣、最奥秘、最有特色的代表性宗教艺术,对于修行僧侣来说,它是“观想”神灵的感应,修行者可以通过坛城达到精神世界与神灵的沟通。对于一般信徒,它是供奉礼拜神佛的神圣对象。在宗教活动中,是藏密修行的重要法器。在藏传佛教艺术中更是无处不见的象征性标志。研究藏密坛城文化艺术,霍小红不仅可以加深对西藏艺术和艺术史的理解,而且,在更深层的意义上可以加深对西藏高原文化本质和内涵的认识。

祖孙三法王—松赞干布、赤松德赞、赤热巴巾

密宗三怙主、师君三聖尊:规范师莲花生大师、藏王赤松德赞、亲教师寂护大堪布
一、藏密的形成
在某种程度上说,西藏佛教是印度佛教的延续,尤其是“后弘期的西藏密教,主要是忠实地继承了十一世纪以后的印度密教”。但也不尽如此。藏密是在认真地吸收的基础上,发展和改造了印传密宗的经典、修习、次第、仪轨、制度和供奉的神祗夜行观览车,而使印传密宗和高原苯教化合一体,形成了独具西藏特色的密宗教承。
公元七世纪初,藏王松赞干布在西藏高原建立了强大的奴隶制吐蕃帝国。佛教适应新的历史选择,开始大规模地挺进西藏高原。此时,印度佛教已进入“正纯密教”时期。印传佛教向西藏的传人,直接表现为印传密宗席卷而至李邹珺。据藏史典籍载,当时在拉萨修建了大昭寺、小昭寺及迦萨等十几座小寺庙,各寺所供神像很多,有释迦牟尼、弥勒、观音、度母、佛母、光明佛母、妙音天女、马头金刚、甘露明王等,其中不乏密宗神像。然而,密宗传人西藏,一开始就遇到一个与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苯教文化的关系问
题。佛教密宗以宽容的态度马赛丽,采取依附苯教的战术,将自己的触角伸进信仰者的心里,争取理解和同情。如在建大昭寺时,在该寺四门“画形(雍仲)以娱苯教信徒,画方格(苯教图案之一)以娱平民”。但是这种宽容和依附的结果,一开始就注定了佛教个性的衰弱和苯教精神的承袭闭。
到了八世纪,在经历了一场以政治分野和权力分化为本质、以宗教之争为显现的佛苯争战之后,苯教依然以它不可战胜的顽固势力,称雄高原。这时,不肯善罢甘休的佛教新兴势力又迎请以“密宗大师”之名遐迩佛地的莲花生大师进藏,弘扬佛法。
莲花生大师是印度大乘密宗金刚乘的创始人俄里萨国武德雅拉的王子,是一位具有远见卓识而又脚踏实地的密宗宣传家和实践家。他把印度因陀罗部底(系金刚乘密教)带进西藏,同时也带进了含有密宗四部修法之最高阶段的无上瑜伽密。莲花生大师在西藏密宗发展史上具有特殊重要的地位,奠定了藏密传承的基础。一是他改换了与苯教斗争的策略,一改佛苯在政治上尖锐对立、不共戴天的姿态,转而从密宗出发,主动吸收苯教的某些义理、教规、制度和供奉的神祗,为佛教的畅通开辟了道路。
莲花生大师每战胜一些苯教巫师之后,即宣布苯教的某些神祗已被降伏,并封其为佛教的护法神,表现出佛教的宽容大度。二是他剃度藏族僧人,建立正规寺院——桑耶寺,广译显密典籍和传授密法。
据史料反映,莲花生本人当时有五位“世间空行母”与他共修无上瑜伽密。赤松德赞与王妃等还跟他学习莲花马头王法、金刚橛等密法。寺院的建立,为佛陀提供了面对信士大众的“净土”;而密宗修习的传播,直接诱发了藏密坛城艺术形象的产生,它提供了密宗艺术形象塑造的现实题材。而且,莲花生大师本人也是密宗艺术的大师和积极倡导者。相传,八世纪在修建桑耶寺时,莲花生就率先跳起了金刚舞。在西藏历史上的“后弘期”掀起了一场以密苯融合为主题的巨大宗教改革运动。
从苯教方面看,对推动密苯融合建立了巨大功勋的是辛钦鲁噶(九九六——一○三五年)。苯教传说,他是苯教祖师辛饶米沃的后裔。辛钦鲁噶是一位识时务的宗教俊杰,他面对重新振兴的佛教势力锐不可挡,便很适时地从形式上对苯教进行了佛教化改革,将佛教的至高神佛释迦牟尼奉为苯教祖师辛饶米沃的金光化身,颂扬其具有指导“一切友情”跳出苦海轮回的本领;他躬身力行,并指示他的高足门徒在修习大圆满法的同时,也悉心研究密宗教义,以与佛教求同存异。然而,辛钦鲁噶领导的苯教佛教化运动实质上是一场“换汤不换药”的改革,是以佛教的面孔把苯教文化精神带入到佛教文化的血液中,并未真正动摇苯教的根蒂。
从佛教方面看,佛教并未因“后弘期”的到来而带来多少乐观,在百余年的惊恐、动荡和不安中总结出的历史教训启示佛教必须从具有悠久历史传统和雄厚民众基础的苯教文化现实出发,适应新的历史选择,吸收苯教,为“我”所用,以求“长治久安”。在这一时期,为佛苯融合并为奠定藏密基础而作出巨大贡献的是仁钦桑波(九五八——一○五五年)和阿底峡(九八二——一○五四年)。仁钦桑波曾接受古格王朝意希沃的委派,三次赴印度、尼泊尔学习密宗,后来他即致力于翻译以密宗为主的佛教经典罗子乔,特别是翻译了一○八种密宗经咒,使他成为“后弘期”密宗发展的标志。如果说仁钦桑波为“后弘期”密宗的复兴开辟了道路,那么阿底峡则是密宗在“后弘期”取得宗教主导地位的真正的成就者买鬼回家。
经历了轰轰烈烈的宗教改革运动之后,一种新的宗教形态——“密苯”及其各个教派,如群峰峥嵘,矗立在雪域高原。各个教派又经历了几百年的相互争斗和消长,直至十五世纪,格鲁派以压倒群雄之势,勃然崛起,标志藏传佛教走向成熟,“其理论体系完善,修法组织严密,验证方法独特,可以说是印度金刚乘密法和西藏本土文化结合的进一步深化”翻。

南无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之总集—邬金佛陀莲花生大士坛城
二、藏密坛城艺术中的苯教因子
坛城作为修行者沟通神灵的方式,修行者可以通过坛城达到精神世界与神灵的沟通。然而这种与神灵勾通的方式,在藏族早期原始宗教巫术和苯教一三二仪轨中可以找到它的思想观念的源头。
古老的藏族原始宗教和苯教的自然崇拜、万物有灵的观念认为:神灵常聚集于某地某物之上,他们是人类的保护神,需要时时祭祀供奉,于是就产生了原始的祭场、祭坛和祭祀仪轨。原始宗教同时认为,巫师神通广大,是人间和神界的通话人,巫术就是沟通人神的中介,咒语就是人与神灵的对话。原初苯教发展和丰富了原始宗教的神人交通的观念,后来苯教系统化时期产生的《九乘经论》,集中反映了苯教的各种仪式,这些仪式大部分被宁玛派和其他教派所吸收。藏密坛城中所供奉的密宗本尊像形形色色,种类繁多,阵容庞大,而且这些神佛都显示真实身和愤怒身。而藏族原始苯教的“赞”神崇拜和对“赞”的丰富想象,为藏密塑造万变无穷、怪诞离奇的佛变形象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坛城不仅象征本尊的智慧和威德,同时也是一种显示佛教宇宙真理的直观表现。其蕴涵的世界结构和五大(地、水、火、风、空)思想对苯教来说并不陌生。在苯教流传的古老的《创始记》中已提出构成世界的五种本原物质,即风、火、露珠、微尘和山。
《创始记》说,很古的时候,有一位名叫南喀东丹却松的国王,拥有五种本原物质,赤杰曲巴法师从他那里把这五种本原物质收集起来,放入他的体内,轻轻的一呵,风就开始吹起来了,当风以轮的形式旋转起来时,就出现了火。于是,风急火狂,火的热量和风的凉气相遇就出现了露珠。在露珠上又出现了微尘,这些微粒被风刮在一起而聚集成山。世界就是这样由赤杰曲巴法师创造出来的。《创始纪》透视了一种原始的自然崇拜,这种崇拜的原始遗风一直延续到苯教和密宗的仪式、崇拜物、符号和法器中,如础符、鲜布(飘帘)、经幡、法轮、麻尼堆、煨桑、转神山等等。

在藏密坛城艺术中出现的男女性尊同处一莲台之上,呈现男女相向拥抱交欢之态雨恋芳歌。对这种两性连体双胎形象的含义,藏密修持者自有解释,而非藏密修持者理解纷纭。按藏密修习之道,“乐空双运”是藏密无上瑜伽密的特别修习法。
佛教显宗以淫欲为障道法,对“性”严格禁止,讲“净”而排斥“染”。可是密宗无上瑜伽密则以“乐空双运”为修道法,给性力(“染”)以神秘的色彩和“调伏”的观念,是其达到“自性净”的一种手段。密宗行者以金刚上师为父,以上师修法之女性伴偶为佛母,而以“男女双身大乐”为修法成道“获得恶地”之手段。因此女性在密宗金刚乘中是作为供养物而出现的,凡密宗各部主均有称作“部母”、“明妃”的“女尊”为配偶,并由此产生了许多金刚两性双身连体偶像和密修术语。这种双身连体偶像反映了藏密的一种哲学观念,是把人生的善与恶、阴与阳、真与假、美与丑、乐与苦、爱与恨、友善与抗争、纵情与禁欲等等矛盾对立范畴,均视为如同男女两极之性,处在运动的统一体中,构成了宇宙、世界和生命,因而把这种观念统统纳入两性双身连体形象之中。
有许多学者认为,密宗双身修法和“大乐”思想源于印度教的性力派。但须知,此法在藏密中的传播和发展,有着其民族文化的内在土壤和根据。在双身修法中所表现出的阴阳合一观念和“性力”崇拜与女性崇拜,本来就是各民族原始宗教的普遍存在。在西藏苯教时期,苯教的天地相配、阴阳合一观念超级状师,以及“性力”崇拜与女性崇拜仍很盛行。在苯教的《创世纪》中讲道,什巴桑波奔赤和曲坚木杰莫都是从五种本原物质形成的立方体的卵中诞生的,他们结合后生出野兽、畜类和鸟类,他们的鼻子又相互抵触(可以理解为“相克相生”之义),于是生下了九兄弟和九姐妹。九兄弟分别分身出一个女人作为他的妻子,九姐妹分别分身出一个男人作为她的丈夫,从此产生了大千世界。这篇《创世纪》显然包含了阴阳相合的观念和对性力崇拜的思想。苯教的“三界”结构的理论,认为“天界”为阳冰雪薇甜,“下界”为阴,“中界”为阴阳周转调伏,也是阴阳合一为生命之源的观念的反映。汤俊在苯教的祭祀对象和使用的法器中就有男女性器喀秋莎吉他谱。苯教的法器“姜普”,实际上是一种阴阳合体俑像的抽象变体,体现出对生殖力的信仰和对生命的追求。系统苯教还崇拜五位法力无边的尊神,这五位尊神中的第四位叫格措,据说他最初居住在德色一带,是居民崇拜的山神,形状如一头凶猛的牦牛,类似于牛魔王。在原初苯教中,群山和牦牛都是作为“生命力”的象征。到了系统苯教时期,这个形如牦牛的山神成了苯教的护法神,作为降魔伏煞的最能干者,其形状往往被塑造成有许多头和许多手,同时抱住个女人的双身像。
藏密的“乐空双运”修法以印传《大?经》和《金刚顶经》为依据,继承了西藏本土从原始宗教到苯教曾普遍存在的女性崇拜,再配以佛教义理而形成的,并因而产生了大量的两性连体双胎金刚的艺术形象。


三、汉、藏、梵的文化结晶——唐卡《斯巴霍》
在藏密的很多重大仪式上,这幅坛城唐卡都被用来举场开道,被看作是降妖伏魔、驱邪除恶的神物。“斯巴”含有“生死轮回”的意思,“霍”是汉语“画”的假借词,所以这幅唐卡也叫《生死轮回图》。它总括了宇宙、九宫、八卦,代表一切时间、方位、地理,反映了坛城轮回的精神,也就是圆的精神陈星如。传说它是西藏密宗祖师莲花生大师聚集汉、藏、梵三地破各种凶煞之镇宅安居妙宝而成同。
这幅唐卡的中央大明圆内按龟背分成九宫:红、黄、白、绿、黑、蓝六色上各有一个种子字,代表藏历的季节。大明圆与第二重圆之间有放射状的八叶莲瓣,每片莲瓣上绘有一个八卦符号,八卦为离、坤、兑、干、坎、艮、震、巽,分别代表火、地、泽、天、水、山、雷、风等八种事物;第三重圆分成十二格,每个格内放一只动物,表示十二地支或十二生肖,配合天干演化成六十甲子;圈外是火焰墙包围并有一怒目、獠牙、卷舌的四手凶神,将整个大圆置于自己的怀中,它是掌理日月星宿、年月日时的罗喉,俗称“太岁星君”,他转动着生死之轮,象征季节的更替和时间的变化包含在生死轮回中。唐卡的右上角是时轮金刚的种子字坛城,也称法曼茶罗,由七个梵文字母和三个图案组成,标志着时轮金刚及其坛城合一,象征时轮宗的最高教义。这七个梵文字的读音依次是亚、热、瓦、拉、玛、恰、哈,前四个字依次代表所依无量宫的风、火、水、土四轮。三个图案是新月、圆点和竖笔画。坛城代表了东、南、西、北、东南、西南、西北、东北、上、下等十方与年、月、日、时等时辰所组合的时空、宇宙、世界一切自在。唐卡的右下角是遮止咒轮,此咒轮是回遮一切违缘,作依阴阳五行成九宫的遮止咒轮;左上角是回遮咒轮,此咒轮可防护一切凶煞、障碍,驱不祥。唐卡的左下角是韵母及其缘起咒轮,此咒轮是一切音声的韵母及缘起咒,可增长善缘、福德,吸收日月天地间的精华。坛城上界正中是表大智之德的文殊菩萨,左侧是金刚手菩萨,右侧是四臂观世音菩萨。
从这幅坛城可以清楚地看到藏密文化同样也受到了内地文化的影响。这种痕迹也可以在藏传佛教的时轮中发现,时轮与道教文化的核心——阴阳巧妙结合,太极嵌于时轮。二者处于一个同心圆的循环动能之中。相关学者研究表明,中原地方和青藏高原的文化交流历史悠久,未曾间断,在吐蕃前期就已经通过古羌人、氐人、吐谷浑人、嘉绒人进行交流,且发现了中原巫文化在西藏地区传播的足迹网。
公元七世纪,中原地方的“禳解法”传人吐蕃,被译成藏文,书名“博唐”嘲。著名藏学家王尧先生在其《河图·洛书在西藏》一文中肯定地指出:“相信河图与“九宫”传到西藏是在吐蕃时期,“九宫”即“河图”所代表的哲学思想,在唐代藏人社会中已经定型。”同时以大量文献资料佐证了这种交流的事实。相比之下在吐蕃后期完全成型的藏密坛城艺术吸收这种文化是可能的,也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约翰·布洛菲尔德在《西藏佛教密宗》中对藏密坛城也作了如此的描述:“中国道教徒们非常古老的阴阳象征符号形成了一种会导致密教象征的有益序幕。因为它说明了实用科学的结论有时是怎样被古圣贤们超越的,他们是在发掘其识之深处时直觉地达到这些结论的。此外,它导向了西藏坛场的基本法理。在佛教之前,它便圆满地与密教的宇宙观相吻合,就如同它象征的内容已由近代物理学家们得到了广泛的证实。坛场的中心平面图形成了对世界结构的一种非常简单的解释,它与更加广为人知的中国道教观念极其吻合”。藏密坛城和中原文化同时所追求的“天人合一”的思想说是偶然,更是必然。这种“天人合一”作为一种哲学思想,它表达着人与天有着内在相即不离的有机联系,而且,在人实现天人合一的境界过程中达到人的自我超脱。

四、结语
众所周知,一个民族,同历史给予这个民族的传统文化是密切相关的,而一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又是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在不断学习、借鉴、吸收、融合其他民族文化财富的基础上形成的。因而,每个民族的文化都不是单一的,而是多范畴、多学派、多层次的。藏密坛城艺术也不例外,它是在印度佛教密宗坛城的基础上吸收融合了藏族原有苯教文化和内地汉文化之后而形成的一种全新的藏传佛教文化艺术,它已不再是印度佛教密宗中的坛城,也有别于唐密、东密中的坛城。它正以藏民族独特的艺术形式而走向世界,为更多的人所了解和接受书袋网。
在藏密艺术中,坛城被视为是最神圣、最奥秘、最有特色的代表性宗教艺术。随着西藏地方统治者和中央王朝的密切接触,藏密坛城艺术便大量流传到了内地。
当今世界,藏传佛教与南传佛教、汉传佛教三足鼎立,成立佛教的三支主要传承.同时,藏密作为密宗两大系统(东密、藏密)中最重要的一支,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越来越广泛炙炎梵天剑。藏传佛教完整地继承了二五○○年前释迦牟尼的佛教思想,融合了小乘、大乘和密乘三乘教义的精华,圆满解决了“解脱”和“成佛”这两大佛教终极难题,堪称佛教发展的时代巅峰.相较其他佛教支系,藏传佛教密乘最大的特点在于,特别强调传承的纯正、修行的次第.藏传佛教拥有佛陀智慧的两大精华。

色拉阳智法王私人微信号:
selayangzhiFW(Sera Yangchi Rinpoche)
回复[ ]内的数字即可查看相关内容:
[000]色拉阳智法王公众平台主页
[001]尊贵的色拉阳智法王简介
[003]尊贵的色拉阳智法王最新法讯动态
[004]瓦須色拉寺大乘法轮洲寺院筹建计划与建寺功德
[005]瓦須色拉寺微店平台与色拉寺承办法事项目明细

转载请注明:林楚麒 » 汤俊坛城——曼荼罗及藏密坛城艺术的形成略述-色拉阳智法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