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世亨呃……,她竟然看红袖看得入了迷-免费小说宝典0条评论

2018年01月01日   分类:全部文章   65人浏览

呃……,她竟然看红袖看得入了迷-免费小说宝典

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

001 陆家嫡女
“甘草:味甘甜,性平和,入心、脾、肺、胃四经。生用偏凉,可泻火解毒、缓急止痛;炙用偏温,能散表寒、补中益气,解百药之毒……”
稚嫩的童声在院子上空飘荡,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坐在庭院的树荫下,朗朗背诵着医书里的内容。
旁边一名年轻的少妇歪靠在躺椅上,身上搭着一条洁白的薄毯,温柔地注视着小女孩,嘴角挂着幸福的笑容金怡云。
……
“小姐……,小姐……,您快醒醒!”
伴着一阵轻微的摇晃,林逸雪猛地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古朴的帐顶,带着不属于她所熟知的那个世界的气息。
“小姐,您又做梦了吗?奴婢刚才听到您背什么甘草来着,好像还是医书上的内容呢,这几天您背的都快有一本书了。”
一个丫环打扮的小姑娘,将帐子撑了起来,圆圆的小脸带着笑容。
林逸雪打量了半天古色古香的房间,又看了看面前的丫环,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身在何处。
是的,她想起来了,她林逸雪终于也赶了趟时尚:穿越了!
明明几天前,她还是一个在山区支教的老师,结果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为了救一个女学生失足跌下了悬崖。
算她运气好,掉下悬崖没摔死,竟穿到了一个陌生的身体里。
呃,准确的说,现在的她应该叫陆逸雪,是当今天下首屈一指的富商陆远的嫡女。
其实,陆逸雪本尊是在被父亲陆远从济城老家,接回盛京的途中,马意外受惊,不小心跌出马车,头部受伤丢了性命,以致于给林逸雪提供了穿越的机会。
刚穿来的前几天,林逸雪也很是担惊害怕,怕万一被人发现,将她当成妖怪直接焚烧祭天了怎么办?
庆幸的是大夫诊断陆大小姐因头部受到撞击,造成了失忆。
现在这个随身侍候的丫环珍珠,又是回京前陆远刚买来的,对陆逸雪本尊的性格貌似并不太了解。
并且小丫环心思单纯,性格外向,几天时间就让林逸雪套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据说,以前在老家侍候她的贴身丫环马超画室,许配了人家,刚有身孕;婆子又年迈多病,不适合长途奔波,都留在了济城老家。
还好一切只是有惊无险,给她留足了适应这个异世的时间。
不过,穿越来的这几天,她每晚都会梦见一个小女孩背医书的场景,看来应该是陆逸雪本身的记忆。
不管怎么说,既来之则安之万玮乔,就算在古代,她林逸雪也要活的精精彩彩!
“嗯……,珍珠,现在什么时辰了?”
“小姐,已经未时了,老爷刚才来了,看您还没有醒紫月君,一个人用过午膳有事出去了。老爷临走时还特意叮嘱,让小姐您乖乖养伤,不要随便外出。”
珍珠推开窗,初夏的风带着一股凉爽的气息卷着外面的喧嚣之声扑面而来。
“小姐,您饿了吧?奴婢这就给您拿饭去。”
她们所住的房间在客栈的二楼,珍珠小跑着下楼取饭去了。
等饭的间隙,林逸雪一个人站在窗前欣赏着外面的景色。
这是一座典型的江南水乡小镇,小桥流水,风景优美,大街上人来人往甚是热闹。
因为陆逸雪头部受了伤,所以父亲陆远决定在这里给她养伤,待伤好后再换水路归家。
“小宝、小宝、小宝……,你一定要坚持住,母亲这就带你去找大夫。”忽然,一个女人焦急的声音传来。
林逸雪放眼望去,从斜对面的悦来客栈里,出来一个年轻的妇人抱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一路往外狂奔,后面还跟着一个丫环模样的人。
可能是跑得匆忙,脚下一绊,女子跌倒在客栈门口,小孩子也从女子怀中滚落在地上,头有气无力地耷拉着。
“小宝,小宝,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母亲啊!”妇人爬起来哭喊着将孩子搂在怀里。
这突然出现的情景,立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大家三三两两地凑上来看热闹。
林逸雪好奇地把目光也移了过去,这才发现小孩子脚踝肿成青紫色,而且伴随着呕吐和昏迷症状。
心一揪,林逸雪有些心疼起那个孩子来。
“我家小少爷不知道被哪来的竹叶青给咬了,劳烦哪位好心人给奴婢指明去医馆的路,奴婢在这里先谢谢了曼莎珠华。”
还是跟在身后的小丫环比较理智一点,连忙礼貌地上前几步,期待又感激地朝围过来的人群大声问道。
“医馆?这小镇上唯一的李大夫昨天有事外出了,如果去临镇的话,最迟也得大半个时辰的。”有好心人从旁提醒道。
“竹叶青?那可是毒蛇哪?”
“是呀,是呀!这么小的孩子,等跑到临镇的医馆救治怕是已经晚了,会没命的。”
“多可爱的孩子呀,真是可惜了。”
众人围着这母子二人议论纷纷。
妇人听到众人的说法也彻底没了主张马瑞曼,只知道抱着男孩大哭。
竹叶青?
毒液虽然不致命,可若是不及时治疗的话,会出现很严重的后遗症的。
林逸雪心中犹豫,她在看到小男孩的瞬间,脑海里就已经浮现了救人的方法,可是想到父亲不准出门的交待,她的脚步又顿住了。
但是当看到昏迷中的小男孩和那位焦急的母亲,林逸雪还是决定把父亲的交待抛之脑后。
人命关天,顾不得那么多了。
林逸雪迅速从衣柜里找了一条轻薄的丝巾遮住脸,抬脚往楼下跑去。
“小公子到底怎么了?”林逸雪拨开围观百姓,蹲在小男孩身旁。
“我们带着小公子在客栈后院玩耍,一个不察,小公子竟然被竹叶青咬了。”
小男孩这时又是一阵无意识的呕吐,白沫从嘴角冒出。
林逸雪拿起孩子的脚仔细察看,伤口牙痕2个,间距0.3-0.8厘米,有少量渗血,呈烧灼样,局部红肿,恶心、呕吐,她再用手指剥开小孩的眼睛察看,已经出现了严重的中毒性休克。
勉强来得及救,但是救治也刻不容缓。
林逸雪准备立刻救治男孩,刚要动手。
“这位小姐你这是干什么……”
林逸雪刚动完小孩的眼睛,丫环就惊讶地瞪大了双眼,见林逸雪还想再动自家小少爷,又急又怒的尖叫,生怕林逸雪把她家的小少爷怎么样。
“你家小公子的蛇毒必须马上处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丫环也是出于担心小孩子的安危,林逸雪不计较她的不礼貌,好心地解释道。
听到林逸雪的话,主仆二人停止了哭泣,不可思议地打量着面前柔柔弱弱、甚至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林逸雪。
“噗……,清理蛇毒?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竟然会清理蛇毒,开什么玩笑!”忽然一阵嗤笑声传来。

002救幼童
“噗……,清理蛇毒?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竟然会清理蛇毒,开什么玩笑!”忽然一阵嗤笑声从头顶传来。林逸雪扭头往上一看,原来是一位十五六岁贵公子模样的人,站在身后二楼客栈的窗口,摇着手里的折扇,居高临下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主仆二人显然也听到了贵公子的话,再看看面前一副大家闺秀的妆扮、有些神秘兮兮的林逸雪,愈加的不信任。“一看您就是位十指不粘阳葱水的大家小姐,您怎么能证明您会清理蛇毒,我们公子还这么小,可经不起您的折腾。”丫环瞪着双眼,对着林逸雪质疑道。“我虽然……”林逸雪还没来得及解释,便被众人的议论声打断了。“唉呀,一看就是一位娇滴滴的大小姐,会清理什么蛇毒呀?”“就是,就是,清理蛇毒是很麻烦的,一个不察,会留后遗症的。”“谁说不是呢?现在的年轻人就爱没事显摆自己的才能,可是这也得分时候呀,现在可是人命关天的时候。”“这位夫人,您还是赶紧找辆马车去临镇的医馆吧,虽然路程有些远,也比在这干耗着强啊。”“就是,就是,赶紧去吧,别让这位小姐再耽误了时间。”……“我真的是来帮小公子清理蛇毒的。”林逸雪面对着众人的质疑,有些哭笑不得。“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出现在这里,但是我的孩子现在被毒蛇咬了,麻烦您不要在这里捣乱好吗?”妇人显然也不相信林逸雪有这个本事,沉着脸请林逸雪离开。“你们这也太……”“这位小姐,谢谢你的好心了,但是我们小公子病情紧急,耽误不起时间的,还请您行个方便。”林逸雪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小丫环往后面推去,避免她继续接触小男孩。林逸雪没有防备,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坐在地上。她明明是好心跑下来救人,怎么就成了捣乱的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林逸雪一听就来了气,回头狠狠地剜了那位贵公子一眼,冷声对妇人说道:“我现在把利害给你说一下,具体怎么办你自己选择。现在是你的儿子被竹叶青咬了,竹叶青是一种剧毒的蛇,靠血液传播毒液。所以抢救必须及时,一刻也耽误不得。所幸发现还算及时,现在救治还来得及,只需要及时将毒液清理出来就行了。如果现在你去临镇最近的医馆最迟也要大半个时辰,到时候具体是什么情况就不好说了。当然,儿子是你自己的,如果你不让我救他,情愿看着他受苦,我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那你确定能治好我们家小宝吗?”妇人沉默了一下,颤声问道。“当然,既然我答应给令公子救治,肯定就能治好他。但是具体需要什么,怎么救治,你都要听我的。”妇人想了想,终于咬牙下了决心:“行,我们都听你的。”林逸雪指着旁边看热闹的店小二、还有那名丫环命令道:“你现在去客栈里要盆清水,还有冰块,你去屋子后面的湖边找些半边莲过来,捣烂取汁,药渣也不要丢。这位夫人负责摁着小公子,别让他乱动。”林逸雪沉着冷静地给众人分派了任务。乍一听到林逸雪的命令,那几位明显都有些愣神,还想争辩,可是被林逸雪一记狠厉的眼神射过去,只得纷纷乖乖听话地跑开了。林逸雪一把撕下自己衬裙的下摆,用撕下的布条在小男孩受伤的地方10分公处麻利地进行绑扎,再用店小二端来的清水对伤口进行反复冲洗。然后,从衣袖里抽出一把精致的匕首。这把玄铁匕首一看就价值不菲,自从她醒过来就随身携带,看来原主应该很喜欢,也不知道是何人所赠,如此宝贵。不过,此时林逸雪并没有时间想这些,她拿出匕首在小男孩伤口处,沿毒蛇牙痕作“+”形切口,又反复进行冲洗和排毒王羚柔。看冲洗的差不多了,林逸雪又顺手撕块衬裙的下摆包着冰块对伤口进行冰敷。很快,丫环也端了半边莲汁液过来,林逸雪让小男孩喝下,最后又用药渣敷在患处。最后,感觉毒液清理的差不多了,才为小男孩松开绑扎的布条,整个人长舒了一口气坐在了地上,蹲了半天,脚都麻了。林逸雪整个救治过程,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看的众人都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刚才那个看着病秧秧的大小姐吗吐槽姐?连小男孩也被林逸雪震住了,忘了疼痛和哭闹,使得急救进行得非常顺利。“切,看样这小丫头,还是有些真本事的!”贵公子轻叹一声,摇着扇子转身离开了众人的视线。“嗯,看来这位小姐确实是位医术高手呀,这临危不乱的镇定劲,一般的小大夫还真没有。”“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着弱不禁风的,干活倒挺利索。”“就是,就是,看刚才包扎的手法既快速又专业,真是不错!”……包扎完毕,众人对林逸雪的救治工作都赞不绝口。看小公子确已无碍,围观的行人开始三三两两的离去。“小姐,您怎么在这里啊?珍珠把客栈找遍了,都没有找到您,吓死奴婢了。”终于,人群散去,珍珠发现了依然坐在地上的林逸雪。“哦,我们回去吧。午饭好了吗?我都饿了!”伴着肚子不满地抗议声,林逸雪终于意识到自己这个点还没有吃午饭。“早就好了,老爷回来了。在房间等你呢!”“这位小姐,你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哪,谢谢你救我们小宝的命,谢谢你救我们小宝的命,我们全家永远记着您的恩情,以后当牛……”林逸雪刚喘口气,在珍珠的搀扶下起身欲走,反应过来的妇人已经在那里对她膜拜,感激涕零。估计接下来就要当牛做马报答她了……!林逸雪实在听不下去了,赶紧示意珍珠将妇人扶了起来。救治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她可不想受这么大礼。街道另一边某个隐蔽的房间里,在林逸雪救助幼童的时候,一个气势强大,身边守卫森严,俊美异常的男人也在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幕。“真的是她,看来这次不会错了!”沉吟半晌,男子轻声说道。
003父亲陆远
治疗终于结束了,林逸雪很有成就感。在她的观念中:医生是一个很神圣的职业,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为患者排忧解难,看来真得好好感谢陆逸雪本尊这么勤奋好学了。当林逸雪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客栈时,发现父亲陆远竟然坐在她的房间里。夕阳的光,透过古朴的木窗射进了房间,打在陆远的身上。林逸雪自穿越过来这么长时间,第一次有机会可以好好观察一下,这具身体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父亲陆远,当今天下首屈一指的富商,博学多识,智慧过人,人送美誉:陶朱公。听珍珠曾经说过,年轻的陆远也是济城远近闻名的青年才俊,当年和陆逸雪的生母的结合可谓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一时羡煞多少闺阁少女。如今当年曾被喻为“芝兰玉树”的美男子,正若有所思地翻看着她随手放在小桌上的医书,旁边还放着一个食盒,想来是珍珠为她准备的饭菜。此时的陆远虽已人近中年,但是端正的面宠和挺秀的五官依然保留着年青时的俊郎,体型也保持得很好,胖瘦适中,矫健有力。可能因为回了客栈,不需见外人的缘故,陆远换了一套很普通的衣服,除了腰间一条玉带外别无华贵的饰物,整个人却透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儒雅,完全看不出,他就是那个浑身充满铜臭味的天下首富。究竟是怎么一个人?怎样的情怀?会放任自己这个唯一的嫡女,这么多年在济城老家孤苦伶仃、独自生活,他不是和陆逸雪的生母感情一直很好吗?难道真应了那句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房间里的陆远可能忽然意识到了有人在注视自己,抬头和林逸雪的目光撞在了一起。林逸雪敏感的捕捉到,陆远的眼睛里还残留着没有及时收回的怀念和忧桑。是的,他的眼睛里除了怀念,还有忧伤。“傻丫头,站在那里看什么?这一失忆,连父亲都不认识了。”陆远很快掩饰了自己的情绪,看着发愣的林逸雪打趣道,亲昵的招呼她到自己身边来。“女儿,见过父亲。”“嗯,累了吧?”“女儿不累。刚才的事情,父亲您都看到了?女儿刚才是看着情况紧急,才不得以……”林逸雪有些忐忑地看着陆远轻声解释着。要知道在当下这个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里,很多父母都不会喜欢闺阁女子抛头露面的,更何况陆远刚才外出时,还一再叮嘱珍珠不许她外出。“嗯,为父都看到了,我们雪儿真了不起,都自学成才了。”陆远慈爱地笑了笑,抬手轻抚了下林逸雪的头发。“父亲过奖了。”林逸雪心里暗松了一口气,看来父亲没有因她私自外出生气。“但是,雪儿你明年就要及笄了,到时候就是大人了,姑娘家家的最终还是要嫁人的。所以像这些抛头露面的事,为父还是希望……你尽量不要再做。”但是,陆远接下来话锋一转,还是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不希望陆逸雪再到处抛头露面、施展医术救人。陆远看陆逸雪低垂着头,站在那里,并不言语,又柔声劝慰道:“雪儿你的这些医术毕竟大部分是靠自学,看病乃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丝毫马虎不得,所以,父亲希望你的这些医术仅限于我们自己家人之间,你要是实在想医人,就拿着父亲练手,好不好?”既然陆远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林逸雪只得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雪儿知道,雪儿今后会听父亲的话的。今天,女儿也是看情形实在紧急,这个小镇上又刚好没有大夫,不得以才出手的。”不让治就不让治吧,反正她林逸雪本身就不会医术,至于陆逸雪会多少,说实话她心里还真没底。另外,陆远现在可是她在这里的大BOSS,眼下衣食住行全指望他呢,暂时她也得罪不起啊。“嗯,雪儿乖,饿坏了吧,你赶紧吃饭吧,父亲先回房间了。”陆远看林逸雪终于答应了,长松了一口气,起身出去了。走到门口,又转身对林逸雪轻声说了句:“父亲看你这两天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后天我们就起程回盛京吧。”“是,女儿一切听从父亲的安排。”林逸雪乖巧地应道。这个陆远是多怕节外生枝,愣是提前了几天起程。其实他大可放心,救病治人,一不小心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她林逸雪暂时还没有这个特殊的癖好。就在林逸雪因为可以平稳地度过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时,她又错了。子时客栈夜已经很深了,林逸雪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刚进入睡眠状态,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窗户处传来轻微的响动。不好,有人进来了!林逸雪心中一凛,迅速睁开眼睛,为怕打草惊蛇,她并没有敢立即回头,朝着声源处查看情况。林逸雪因为紧张,全身绷紧,一动也不敢动,极力通过细微的声音,努力分辨着身后的情况。终于轻微的脚步声朝自己这边来了,林逸雪借着窗外的月光,看到里面的床帐子上映着一个庞大的黑影慢慢的朝床边靠近。黑影越来越近,每靠近一步,林逸雪的心仿佛都漏跳了一拍,额头已经有冷汗冒出。我去,自己不会这么点背,刚穿过来,就死于非命吧!林逸雪心里哀嚎着。她连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地将枕头下的那把玄铁匕首紧紧攥在手里。万一对方欲行不轨之事,怎么也得拼死反抗一下,至少让自己死得体面一些,束手就擒可不是她林逸雪的性格!终于黑影来到了床边,却猛然停了下来,并没有立即行动。黑影左右看了看,似乎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黑夜里,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床边,双方默默对峙着。
004深夜被掳
黑夜里,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床边,双方默默对峙着。就在林逸雪耐心快被耗尽,准备不管不顾的举起匕首,与对方诛死一战时,黑影却忽然开了口:“本公子只是想请姑娘你帮个忙,你乖乖听话就行,如果你胆敢强行反抗的话,本公子可不能打包票会不会意外伤了你!”对方一出口,林逸雪就立即听出了声音的主人,就是是白天站在二楼嗤笑她的那个年轻男子。能够顺利潜进她的房间,说明对方武功应该不差,要知道父亲陆远可是请了不少侍卫暗中保护他们的。思忖片刻,林逸雪识趣地将匕首收了起来,准备乖乖就范。以卵击石的事情,不到关键时刻咱也不能干不是!被蒙着头,一路颠簸,林逸雪心肺都要颠出来了,就在她耐心又要被耗尽的时候,他们终于停了下来。男子轻轻放下林逸雪,一把扯掉蒙林逸雪眼睛的黑巾。林逸雪赶紧闭了闭眼睛,好半天,才适应了眼前的光线。他们现在貌似在一个客栈的走廊上,面前的门虚掩着,门缝里微弱的烛光昭示着房间的主人还没有休息。男子转过身,手臂抬起来,刚要推门。“咣当……”,忽然一阵瓷器破碎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来。“吃了这么多年的药……,今天好了,过几天又复发……,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那群庸医折腾坏了,你是我儿子吗?我看你是仇人过来寻仇的吧!”屋子里传来一位老妇人断断续续骂人的声音。忽然,老妇人好像被什么呛了一下,引起一阵剧烈的咳嗽。紧接着,悉悉索索是众人手忙脚乱安抚的声音。“母亲,咱好歹再吃一剂行吗?”“这小镇上唯一的大夫外出了,现在根本找不到大夫,你这鼻子一直流血也不是个事哪?喝了药先把血止住,等到了盛京咱再好好请太医诊治。”接下来是一个中年男人劝说的声音陆陆续续传来……“不吃……不吃……”……听到这里,林逸雪算是基本明白了,搞了半天,费了这么多周折,原来是让她来治病的!林逸雪脸色更难看了,抬起头狠狠地剜了前面的年轻男子一眼。去你母亲的,她是治病救人的机器吗?这种事竟然也不事先问问她愿不愿意治?能治得好吗?这人到底是什么强盗逻辑!年轻男子似乎丝毫不在乎林逸雪的反应,伸手推开了面前的门。林逸雪越过男人的肩膀,看到房间里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夫人,形容憔悴地和衣半靠在对面的床上,微闭着双眼,仰着头,用帕子一直捂着鼻子。床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两个丫环,此时均满脸焦急,眉头紧锁。“泽儿,你这臭小子关键时刻又跑哪去了,天天没个正形!你祖母现在病情都这样严重了,你倒好!竟然还有时间偷溜出去玩,成何体统!”听到声响,中年男子往门口扫了一眼,看清来人后,就开始破口大骂。“二叔,我去想办法了!”年轻男子说着,往旁边让了让,露出了后面的林逸雪。“去想办法?深更半夜的你能去想什么办法?骗鬼还差不多!……”中年男子还未骂完,忽然看见了年轻男子身后被黑披风裹得密不透风的林逸雪。“泽儿,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中年男子看着年轻男子神神秘秘地模样,疑惑不解地问道。“二叔,这个人或许对祖母的病有办法?”年轻男子说完抬手帮林逸雪解开了披风。“简直胡闹!你深更半夜去哪掳了个小姑娘过来,还口口声声为你祖母治病,我看不过是在为你的胡闹找借口罢了。”中年男子走到门口,一看到披风里裹着的是个穿中衣的年轻女子,对着年轻男子不由分说,又破口大骂。“二叔你是没有看到她白天怎么救治被毒蛇咬伤的小公子,手法真的很老练、娴熟,她真的会医术……”年轻男子还欲辩解,被中年男子挥手制止了。“泽儿,不是二叔说你,你真是跟你大哥差得不是一星半点!王志千你看看你现在……你这也太不像话了,治病这种人命关天的事特战风云,岂是可以儿戏的,你竟然弄了个小姑娘过来!赶紧把这姑娘送走,从哪个楼里、馆里弄来的,还给我送哪去。”中年男子其实并没有看清林逸雪的样貌,只是觉得半夜能顺利带出来的女子,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家的姑娘。去你母亲的!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人哪!狗眼看人低,把她当成什么人了?她这气质像那些楼里、馆里出来的吗虎墨沉香?林逸雪虽然被点着穴还不能动,但是心里已经将这家人祖孙八代问候了个遍。“老夫人……老夫人……hp之严白,您怎么了?”突然里面传来了丫环焦急的声音。“二老爷、二少爷,老夫人她吐血了,您两位快去看看吧!这可怎么办呀?”这二位爷还未反应过来,一名丫环已冲过来,扑通跪在了两人面前。随后,两位又一阵风似地刮进了屋子,只留下林逸雪一个人被年轻男子不小心撞到,一下跌坐在走廊冰凉的地上,因为她身上被点了穴位,仍然动弹不得。此时虽然是初夏和珅墓,但是深夜只着单薄中衣坐在地上,又被阵阵冷风吹着,林逸雪感觉一阵阵凉意从下往上在身上不断蔓延。于是,坐在地上的林逸雪又在心里恨恨地把年轻男子的列祖列宗问候了个遍。就在她思考着是否接着问候第二遍的时候,年轻男子忽然又回来了,二话不说解开了她的穴道。这是要放她走了吗?林逸雪正思忖着是自己走回去,还是拜托他找个人送一下呢?毕竟夜已经很深了。算了,像他们这些强盗,估计也不会答应她的要求,还是自己走回去吧,反正两个客栈隔的并不远。林逸雪脚还没有跨出去,就被年轻男子一把拉住了。“准备往哪去!现在进去给祖母治病。”
005被逼治病
“你准备往哪去!现在进去给祖母治病。”年轻男子一把扯住了林逸雪。“什……什么?”林逸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睁着一双无辜的桃花眼懵懂地看着男子。年轻男子其实也是第一次看清林逸雪的长相,没想到还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不过此时他却没心情想这些,拉着林逸雪就往屋里走。“你哪那么多废话!赶紧进去给祖母诊治。”“等等……”林逸雪终于反应过来了,挣脱开男人的手,讪笑着说:“如果我刚才没有听错的话,你祖母她已经吐血了……,这么严重的病,我看你们还是另请高人吧,小女子这些浅薄的医理知识就不在这里献丑了。”林逸雪说完转身就往外疾走,开什么玩笑隋明帝,一个已经病入膏肓、吐血的老人让她来治,真搞不懂这男人到底哪来的自信,认为她能治好他祖母的病。对不起,她林逸雪可不是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别到时候万一一不小心把人治死了,或者就算不是她的原因,老人自己没有撑过去,她岂不是也脱不掉干系,最终还不被这个不讲道理的男人一剑劈了呀!结果林逸雪还是想错了,听说她不愿意治病,这个男人现在就想劈了她。她还未走两步,年轻男人一把利剑已抵住了她的脖子上。“我告诉你,今天这病你治也得治,不治也得治!胆敢耍什么花招,或者治不好的话,别怪本公子手里的这把剑不留情面。”年轻男子铁青着脸威胁道。今天晚上看到祖母病重,他第一时间脑海中就浮现出林逸雪给小男孩清理蛇毒的情景,动作干净利索,沉着老练,看得出医术不凡,颇有一些老大夫的作风今日浪莎。所以当听到暂时找不到大夫为祖母医治时,他决定把林逸雪请来一试。结果还算顺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人给掳来了。刚才为了给她提供医治机会,他又在二叔面前夸下海口,说她医术高超,肯定能治好祖母的病。最后二叔磨不过他,才勉强同意让她试一试。结果倒好,他千辛万苦争取来的机会,当事人却连尝试一下都不敢,这是想置他于何地?让他有何脸面回去面对二叔,难道说他其实就是在胡闹?还有,祖母现在病情危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回京后怎么像大哥交代?他本来还准备这次回盛京后,通过这件事给大哥留个好印象,让大哥带着他去军营混几年呢。所以,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轻易放林逸雪走。林逸雪不情愿归不情愿,但是此时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一把利剑抵着,由不得她不进屋了。不过林逸雪心里却没闲着,将年轻男子骂了个狗血喷头:去你母亲的!你个混蛋、王八蛋!祝你明天走路摔破脸,喝水硌掉牙!进了里屋,老夫人兴许被折腾的累了,亦或真的困了,反正此刻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吓了林逸雪一大跳,一探脉博,还好没有死,脉博正常凤咲夜。如果这人她还没碰就死了,这个瘟神还不得真杀了自己呀!林逸雪静了下心,仔细给老夫人把了下脉:脉弦细,说明老人气血两虚。“老夫人平时都是什么症状?”林逸雪扭头问身边的丫环。“我们老夫人这几年一直有断断续续流鼻血的毛病,但是平时都是用帕子捂一会就好了,可是今天这都大半个时辰了还没有好转,刚才又吐了口血。”丫环看了一眼二位主子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回答道。“老夫人这几天车马劳顿,晚上一直没有休息好,然后又一直喊头晕头涨头痛,看东西模糊,手脚麻木……不知道现在的病情和这些有没有关系?”另一个丫环也从旁小声补充道。“嗯……”林逸雪轻点了下头,对两个丫环的描述还算满意。她低头看了看脚下,还有未来得及打扫的老人刚才摔碎的药碗和止血的药渣,说明:病人烦躁易怒;他们在这都说了半天的话,潘世亨老人却没多大反应,说明:病人耳鸣耳聋;最后又瞟了眼老人衣襟上的血,仔细查看老人的情况:手足心热、颧红盗汗、舌红少苔……林逸雪脑海里此时像放电影一样,迅速回放着一些医书上的内容。很快,心里已对老人的病症有了大致的断定:因高血压引起的鼻腔出血。治疗这种病,需要滋阴平肝,当然现在首要任务是补血。不过,还好这会老人心情平静了下来,血压不算太高。“简直是胡闹,一个小丫头会治什么病?赶紧着人把她送走。”看林逸雪张瞧西看,装模作样检查了半天,并没有立即着手医治,中年男子又不干了,挥手驱逐着林逸雪出去。再看看屋子里几人都只是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林逸雪的一举一动,根本对他的话没有没有反应,自己又不好直接动手,最后气得中年男子一甩袖子自己出去了。其实,看老夫人刚才病情紧急,泽儿又一再保证,万不得已他才同意让这个小姑娘进来一试。从始至终,他也不过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现在看来自己的判断果然正确,这个泽儿就是在胡闹,从小到大就没有做成过一件事情。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要是能治好老夫人的病,那他岂不是就成神医了!中年男子心里嗤笑道。“你愣在这里做什么?你怎么不治啊?你该不是真的不会治吧?”年轻男子看林逸雪站在那里愣神也有些着急了,难道她真的不会治?那自己今晚岂不是彻底搞砸了。二叔对自己的印象肯定更差了,到时候回京后再在大哥面前说几句坏话,他进军营的事就彻底泡汤了“谁说我不会治了!”林逸雪朝着年轻男子翻了个白眼,不屑地道。“那你愣在这里做什么,我告诉你,你休要耍什么花招!”年轻男子一看林逸雪的态度又急了。“耍花招?我现在在你的地盘上能耍什么花招?”林逸雪也不干示弱地质问道。
006讨点利息
“耍花招?我现在在你的地盘上能耍什么花招?”林逸雪也不干示弱地质问道。
求她救人,态度还这么横,这什么人哪?懂不懂规矩?
“那你赶紧治啊!”看林逸雪恼了,年轻男子气势反倒下去了。
只要会治,能治好病就行。其他的,至于态度什么的,他也就忍了。
林逸雪朝着年轻男子翻了个白眼,低头刷刷刷在纸上写起了药方:
“元参21克,生地15克,白芍12克,麦冬10克,夏枯草15克,钩藤15克,菊花10克,丹参15克,泽泻10克,生山楂10克,木香10克……”
写完后,头也不回地递给年轻男子,“现在去找个医馆把药抓了。”
“可是镇上唯一的医馆里现在没有大夫。”
“你的瘟神劲呢,就会在我这使啊?现在只需要你去砸门抓药,煎了让老夫人喝,没让你找大夫来,好吗?”
“传福,速去找个医馆将药抓了。”年轻男子瞪了林逸雪一下接过药方,转身又递给了旁边的小厮。
“你,现在去找几块干净的帕子,淘几条冷毛巾。你给我找身干净的衣服。”林逸雪转身又毫不犹豫地向床边的两个丫环发布指令。
两个丫环听了林逸雪的命令,又瞄了下年轻男子的脸色,听话地准备去了。
“你要干净衣服干什么?”
“我冷……我冷!知道吗?”林逸雪没好气地说道,指了指身上单薄的中衣:
“深更半夜只穿件中衣,我是人,不是神,也知道冷的!
再说我披着这个破披风也没办法给你祖母治病,好吗?
影响了救治,出了事,后果你负责是吧?”
年轻男子看了看林逸雪,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话。
一个姑娘家家的,深更半夜被他掳来,确实有些不合常理。
可是让他说道歉的话,他又说不出口。
很快一名丫环拿着套衣服过来了,情况紧急,也顾不得讲究那么多了。
年轻男子转过身去,林逸雪麻利地套上了衣服,尽管是丫环的衣服吧,但是聊胜于无,总算不冷了。
接着,另一名丫环将淘好的冷毛巾也拿了过来。
“天这么凉,你给祖母敷冷毛巾干什么?她这么大年纪了怎么受得了?万一受寒了怎么办?”林逸雪刚要给老人敷上冷毛巾,年轻男子又不放心地上前阻止她。
“我治还是你治?……我治还是你治?!你怎么就那么多事呢?”
终于找到机会出口气了,林逸雪一把将手中的冷毛巾摔到年轻男子身上。
“你要是不相信我,现在就放我走。你要是想让我治,现在就给我闭上你的嘴巴。当然,你若是能把门从外面关上的话,就更好了。”
“你……”年轻男子看着林逸雪,怒目圆睁。
把门从外面关上,不就是赶他出去吗?
一个臭丫头,不就会些医术吗,脾气竟然这么臭。此刻他倒是完全忽视了,对方为什么会发这么大脾气?
林逸雪也不甘示弱地回瞪着年轻男子……
双方僵持半晌,年轻男子终于妥协了,“好……好吧!你接着治吧,我不说话就是了!”
林逸雪这才开始给老人诊治:
她将老人扶坐起来,用干净的帕子给老人堵塞鼻腔,以压迫止血,同时用冷毛巾敷前额,让老人头向前稍倾,填塞完后用拇指食指用力挤压鼻孔。
其实流鼻血,最忌讳的就是头后仰,容易造成呛咳或窒息。
估计老人被折腾的早没劲了,所以此时心态还算平和,乖乖地很配合治疗。
喝了药后,只片断的功夫血就止住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祖母她刚才可是吐血了呢?其他地方不用检查一下吗?”年轻男子看了看床上已经熟睡的老人,又看了看准备离去的林逸雪,有些担心地问道。
“老夫人那不是吐血,是因为头后仰,造成鼻血流进了口腔。
记得如果下次老夫人再流鼻血,用冷毛巾敷额头,尽量不要让老人头后仰,这样容易造成呛咳或窒息。
还有刚才抓的药,记得水煎服,每日1剂,日服2次,一个月为1疗程。这期间应该不会再流鼻血了。”
“哦,那个……,夜也深了,我赶紧送你回去吧。深夜不在房间,让别人知道了可能对你的闺誉会有影响。”
年轻男子看病也治了,药方也开好了,万无一失之后,才想起来应该送林逸雪回房间。
“哦,你还知道我还有闺誉这个东西啊?啊……”林逸雪话没说完,发现自己已经被男子带着,飘在了半空中。
“那个……,今天晚上的事还是要谢谢你……”
年轻男子将林逸雪送回了房间,刚思忖着想要说些感谢的话,可话还没说完,忽然感觉自己刚才揽着林逸雪的那条胳膊一阵刺痛。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呀?深更半夜逼着本姑娘出诊,不付诊金,总要让本姑娘讨点利息吧!”
“你……”
“我……我什么我?”林逸雪指着自己的鼻子明知故问道。
“我告诉你,你还别不服气,跟你比,我做的可一点也不过分,最起码还治好了你祖母的病,已经够人之意尽了。”
一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林逸雪终于松了口气,顺便也为自己讨了点利息。
年轻男子有些吃惊地看着林逸雪,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真是难以相像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的女子,这样的鲜活、生动,有仇必报,爱憎分明……。
和他平日里接触的那些扭捏作态的女人完全不同。
“你放心,你的胳膊废不了,只是红肿几天而已,当然,可能接下来这几天还会有些疼。”林逸雪无辜地看着年轻男子说道。
好吧,她承认:从小到大,她林逸雪就不是那以德报怨、有仇不报的人!
谁让他刚才威胁自己来着,不是很威风吗?
不让他长点记性,吃点苦头,她就不是林逸雪。
“诊费我会给你送过来的。”
男子最终留下一句话,闪身消失在了黑夜里。
林逸雪才懒得理他,一头栽在床上,睡觉去了。

长按关注

不要低头皇冠会掉,手戳阅读原文

转载请注明:林楚麒 » 潘世亨呃……,她竟然看红袖看得入了迷-免费小说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