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于越周日悦读丨其人其作,怎一个“狂”字了得?!-盆景世界0条评论

2019年05月07日   分类:全部文章   31人浏览

周日悦读丨其人其作,怎一个“狂”字了得?!-盆景世界
快速订阅,请点击蓝字“盆景世界”
为你精心制作盆景理论、技法、造型、鉴赏、市场和造园等方面的专业内容网游审判,提供最新鲜的行业资讯。每天六点,不见不散!

▲刘传刚作品(博兰)

怎一个“狂”字了得
——刘传刚艺术个性琐谈
文丨徐民凯
个性是艺术的灵魂。古今中外无数名垂青史的杰出的艺术家及其精品力作无不具有鲜明的个性风貌和独特的艺术语言。

▲刘传刚作品《风雷激》
(博兰、灰石,盆长130cm)
刘传刚先生和他的精品力作亦有着鲜明的个性风貌和独特的艺术语言,称得上是当代中国最具强烈个性的盆景艺术家。谈刘传刚的艺术个性,如果只用一个字就能形象、精准地予以概括的话,这会是个什么字呢?由此,笔者想起了一则唐代奇闻:
天宝间,李白去相府,持一版,上题“海上钓鳌客李白。”相诧问:“先生临沧海,钓巨鳌,以何物为钩线?”白曰:“以风浪逸其情,乾坤纵其志,以虹霓为线,明月为钩。”相又问:“何以为饵?”白朗声道:“以天下无义气丈夫为饵。”相愕其“狂”而不能对。
笔者以为,“狂”,就是最能形象、精准地概括刘传刚艺术个性的那个字。

▲刘传刚作品《阅尽人间春色》
(博兰,树高118cm)
香港郑在权先生收藏
很多人一提“狂”,就会立即想到狂妄、狂傲、狂躁等带有贬义的词汇。其实,就艺术而论,“狂”是狂放、奔放、雄放;是激情、豪迈、旷达;是血性、自信、乐观;是浪漫、坦荡、洒脱;是大气磅礴、纵横捭阖;是热情澎湃、慷慨激昂。中国的先哲们如何定义“狂”?孔子曰:“狂者进取”;朱熹云:“狂者,志极高而不掩。”

▲刘传刚作品《宝岛雄风》
(博兰、灰石,树高80cm)
李白,千古“狂”人,历代皆有此论。如杜甫说李白“痛饮狂歌空度日厦门雄狮瀑布,飞扬跋扈为谁雄?”苏轼说“李太白,狂士也”,“西望太白横峨岷,眼高四海空无人”。现代诗人余光中更以李白之“狂”写李白:“酒放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就连李白自己也说:“我本楚狂人,狂歌笑孔丘。”

▲刘传刚作品《将军的风采》
(博兰,树高108cm)
“黄河之水天上来”、“燕山雪花大如席”、“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李白之“狂”,“狂”在天马行空的无羁想象,“狂”在随心所欲的恣意夸张,“狂”在豪气干云的雄心胆魄,“狂”在精神自由的强烈追求北草蜥,“狂”在毫无保留的真情喷发,“狂”在美妙浪漫的艺术素养。而欣赏刘传刚先生的盆景作品,人们也会从中感受到另一种类型的近于李白式的“狂”。

▲刘传刚作品《大风歌》(博兰、海母石)
《大风歌》,“狂作”也。
它让人真切地看到了狂风中树的“狂”姿:树干弓驼着,倾斜着,蜷曲着,匍匐着,随风变势,似将被狂风连根拔起;原本茂密的树叶,被狂风蛮横地齐刷刷一把捋去,狂抛猛洒,漫天飘扬;剩下光秃的枝条随风腾翻着,摇曳着,摆动着,跳跃着,用尽全力,顽强抗争。
它让人联想到风的“狂”态:奔突着,翻滚着,腾跃着,撕扯着陈苦,搅缠着,撞击着,摧枯拉朽,势不可挡。它让人幻听到风的“狂”音:呐喊着,嘶叫着,轰鸣着,咆哮着,怒吼着,呼啸着,声嘶力竭,震耳欲聋皇家童养媳。
它让人联想到风中的“狂”境:扬尘播土,飞沙滚石,天地混沌,迷迷蒙蒙……
《大风歌》的“狂”,感染力极强。它曾让笔者忍不住也“狂”了一把,以一首《声声慢·步易安居士韵题〈大风歌〉》来直抒其“狂”。曰:
滚滚腾腾,疾疾驰驰,声声凄凄厉厉。飙起挟雷夹电,扬沙飞石。百树千树万树,直欲将连根拔起。叶零尽,枝披靡,山崩海啸河夷。
胸有万象玄机,巧造型,夸张变形恣肆。激情喷薄,一任钱塘潮起萧慧文。天马行空无羁,吴春怡歌大风,酣畅淋漓。这次第,怎一个“狂”字了得!

▲刘传刚作品《天涯劲风》
(博兰、石英石,盆长150cm)
《大风歌》,“狂”;其它如《天涯劲风》、《宝岛雄风》、《风雷激》、《东风劲吹》等,同样“狂”!

▲刘传刚作品《东风劲吹》
(对节白蜡,树高70cm)
《神奇的雨林》,另类“狂作”。它以极“狂”的浪漫手法,艺术地烘托渲染出南国雨林的“狂”:几株倾斜、匍匐着的斑驳嶙峋的枯朽老树,乍看似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老树体内蕴积着坚不可摧的顽强意志和狂欲勃发的旺盛活力。那树身不同部位魔术般神奇萌出的无数密密匝匝的鲜活枝条,似能让人稍微屏息即可听到窜枝拔节的“咯吱咯吱”声!这些枝条在拥繁簇茂间涌动着难以阻遏的炽热狂野的激情,在恣情任性中共同谱写出生命的狂想曲。它们仿佛是这人迹罕至的充满着异常野性的土地上的精灵,率真而放浪,妩媚而又刚毅,展示出一种自由放纵无可禁束的生命形态,散发出一种雄健浑莽的粗犷气息和勃郁狂野的原朴美感。向有文字依赖症的笔者,感其“狂”,难自抑,亦同欣赏《大风歌》时一样,“狂”作一词以记其“狂”,曰《声声慢·步易安居士韵题〈神奇雨林〉》:
挺挺直直,匝匝密密,簇簇拥拥挤挤。前日嶙峋老树邵清姿,轰然匍地。昨儿一夜氤氲,今晨发万千新枝。力劲猛,性野痴,造化生命奇迹。
繁杂无曲耸立,这型式,书馆翻遍难觅。离经叛道,恰显雨林特质。最是创新奇思,敢担当,无畏质疑。这次第,怎一个“狂”字了得!

▲刘传刚作品《神奇的雨林》
(博兰、火山石溥仪墓,树高180cm)
与《神奇雨林》一样,《古林欢歌》、《天涯新雨》、《雨林世界》等作品,亦无不凸显一个“狂”字。

▲刘传刚作品《古林欢歌》(博兰,树高188cm)
盆景人都知道,密匝枝条的繁复使用,容易让欣赏者视觉疲劳并产生心理上的排斥性反应,是盆景造型的大忌。但刘传刚先生却狂热地钟情和大胆地使用这样的造型。
实践证明,这是一种虽“狂”却不失聪明的成功的选择。《大风歌》和《神奇雨林》等作品,需要这样的造型去完成它彰“狂”的特殊使命。

▲刘传刚作品《天涯新雨》
(博兰、海母石萨拉迈尼,盆长130cm)
虽然初看这样的造型会给人一种“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乱”象,但若细察则会发现“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一切都是颇有章法的,称得上是盆景造型中具有浪漫色彩的狂放独特的技术语言,在美学中或被视为一种另类的极度张扬的线条之美。

▲刘传刚作品《雨林世界》(博兰,树高138cm)
这种线条完全不同于大多数传统中国画笔墨线条所透出的含蓄之中的优美与平静,而是攫住物体的主体,强调对象的本质,利用繁复枝条的疏密对比、方向变化的曲直长短等进行艺术的变形和夸张,以传达强烈的力度感、明快的节奏感和躁动的韵律感,并将情感的宣泄与个性的狂放表达融为一体。归纳起来乞丐煲饭,有以下特点:
(1)外在形象的狂放无羁却尽显大气和灵气;
(2)形象内里透出的狂傲刚勇的生命元气和狂郁勃发的活力;
(3)造型手法狂狷恣肆却自然洒脱;
(4)狂热激情的尽情释放却不失理性。
刘传刚的作品“狂”,其人也“狂”。自弃铁饭碗,只身闯海南,“狂”否?初到海南猎艳宝典,倾其所有办个展,“狂”否?独自发行自己的盆景作品个性化邮票,“狂”否?独自走进高等学府讲授盆景之道,“狂”否?以花卉盆景为主题,在一片废墟上建成国家3A级旅游景点,“狂”否?到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作中国盆景的造型示范和演讲,“狂”否?……他“狂”想别人不敢想的事,“狂”做别人做不了的事。
刘传刚在国内“狂”,在国际上照样“狂”。2001年,他随团参加一个国际盆景展览活动林沛渠,主办方安排现场演示盆景制作技艺的多国代表中,唯独没有中国代表。这让刘传刚“狂”性顿起,而他那毛遂自荐要求表演的“狂”举也让在场各国代表为之瞠目黄小戈。获允后的刘传刚在现场所有人惊诧疑惑的眼神中毫无悬念地成功完成了技艺演示,不仅赢得了主办方的掌声和与会国代表的尊敬,也让世界惊羡中国盆景的魅力,更让世界领略了中国盆景人的风采。

▲刘传刚作品《鹿回头》(博兰,树高68cm)
刘传刚的“狂”,是豪放的极致。他敢于“狂”,能够“狂”,是激情、理性、智慧、胆略、底气、信念等综合素养的强力支撑。并不是谁人说“狂”就可以“狂”,谁人想“狂”就能“狂”得起来的。演员于越
刘传刚的“狂”,也许有人尚不能完全理解和接受,但只要读读中国艺术史,人们就会发现,那其实是一部离不开“狂人”参与书写的历史——
从狂言“举世皆浊我独清”的屈原到临刑“狂”奏《广陵散》的嵇康;
从归田诗酒无弦琴的陶渊明到自号“四明狂客”的贺知章;
从自称“我本楚狂人,狂歌笑孔丘”的李白到自嘲“自笑狂夫老更狂”的杜甫;
从“毫飞墨喷”紫毫秃、双管狂动现生枯的张璪到“忽然绝叫三五声罗森内里,满壁纵横千万字”的狂僧怀素;
从“嗟我本狂直”的苏轼到“狂”作禅画戏人生的梁楷;
从“其心狂疾,其行率易”的李贽到“负尽狂名十五年”的龚自珍;
从铮骨写就《狂人日记》的鲁迅再到嬉笑怒骂皆文章的李敖;
……
笔者想,那些一时无法理解和接受刘传刚的“狂”的人全能篮板痴汉,在面对支撑中国艺术参天大厦的堪称砥柱中流者的这些“狂人”们时,定会心中释然。

▲刘传刚作品《弄潮》
(博兰、海南云石白石晃士,盆长120cm)
探讨刘传刚先生的艺术个性,给人以诸多启示,但有一点易被忽略:中国盆景,似乎有着太多的惯性依赖,不少人喜欢沿袭既成的技法套路,乐于心安理得地做没有争议的盆景造型,从而毫无风险地获取所能得到的一切。中国目前也许并不缺那种技艺娴熟却永远不敢越雷池一步的中规中矩的盆景作者,而恰恰缺的是敢于冒险、勇于担当、充满浪漫情怀和创造精神的浑身散发出怎一个“狂”字了得的激情四射的刘传刚式的“盆景狂人”……

▲刘传刚作品《扬帆起航》
(博兰,云盆、海母石)

▲刘传刚作品《蹉跎岁月》(博兰,树高120cm)

▲刘传刚作品《贵妃出浴》(朴树,树高96cm)

▲刘传刚作品《迎宾图》(香兰,树高120cm)
(本文已获徐民凯先生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往期内容回顾

(点击图片或标题,即可进入相应文章)
在这里,读懂大师的成长
投稿专用微信号:
xiaojing-1025(添加时请注明“投稿”)
商务合作专用微信号:
kinsey726811(添加时请注明“商务合作”)
购书专用微信号:
hongzhi365(添加时请注明“购书”)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
喜欢请点赞 分享朋友圈 也是一种赞赏
The more we share, the more we have.

转载请注明:林楚麒 » 演员于越周日悦读丨其人其作,怎一个“狂”字了得?!-盆景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