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天星花语尼克·莱恩:生命的代价(下)-蒙德健康0条评论

2018年09月12日   分类:全部文章   28人浏览

尼克·莱恩:生命的代价(下)-蒙德健康
.bizsvr_0 {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color: rgb(51, 51, 51);font-family: 'Hiragino Sans GB'血战太行山,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font-size: 17px;line-height: 27.2px;white-space: normal;text-align: center;letter-spacing: 2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仙神易 , 255);} .bizsvr_2 {max-width: 100%;line-height: 25.6px;white-space: pre-wrap;color: rgb(136, 136满天星花语 , 136);font-size: 12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3 {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color: rgb(51越水七槻 , 51, 51);font-family: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上善若书 , Arial, sans-serif;font-size: 17px;letter-spacing: 0.544px;line-height: 27.2px;text-align: justify;white-space: normal;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天精地华, 255);} .bizsvr_4 {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5 {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color: rgb(51, 51, 51);font-family: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font-size: 17px;letter-spacing: 0.544px;line-height: 27.2px;white-space: normal;text-align: center;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bizsvr_6 {max-width: 100%;font-size: 12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14 {max-width: 100%;line-height: 1.6;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19 {padding-right: 0.5em;padding-left: 0.5em;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color: rgb(51, 51, 51);font-family: 'Hiragino Sans GB'安定亚,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font-size: 17px;text-align: justify;white-space: normal;letter-spacing: 2px;line-height: 2em;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bizsvr_20 {max-width: 100%;font-size: 14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23 {max-width: 100%;line-height: 25.6px;white-space: pre-wrap;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25 {max-width: 100%;line-height: 25.6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33 {max-width: 100%;line-height: 1.6;font-size: 14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44 {padding-right: 0.5em;padding-left: 0.5em;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color: rgb(51, 51, 51);font-family: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font-size: 17px;white-space: normal;letter-spacing: 2px;text-align: center;line-height: 1.5em;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bizsvr_45 {max-width: 100%;white-space: pre-wrap;line-height: 1.6;color: rgb(136, 136, 136);font-size: 12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69 {max-width: 100%;font-size: 14px;line-height: 1.6;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103 {padding-right: 0.5em;padding-left: 0.5em;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color: rgb(51, 51, 51);font-family: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font-size: 17px;white-space: normal;letter-spacing: 2px;line-height: 2em;text-align: center;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bizsvr_104 {max-width: 100%;line-height: 1.6;font-size: 12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107 {max-width: 100%;color: rgb(136, 136, 136);font-size: 12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340 {padding-right: 0.5em;padding-left: 0.5em;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color: rgb(51, 51, 51);font-family: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font-size: 17px;text-align: justify;white-space: normal;line-height: 2em;letter-spacing: 2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bizsvr_347 {padding-right: 0.5em;padding-left: 0.5em;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color: rgb(51, 51, 51);font-family: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font-size: 17px;letter-spacing: 0.544px;line-height: 27.2px;text-align: justify;white-space: normal;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bizsvr_350 {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352 {padding-right: 0.5em;padding-left: 0.5em;max-width: 100%;color: rgb(51, 51, 51);font-family: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迷情爱恋, Arial, sans-serif;font-size: 17px;letter-spacing: 0.544px;line-height: 27.2px;text-align: justify;white-space: normal;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bizsvr_358 {max-width: 100%;color: rgb(102, 102, 102);font-size: 12px;letter-spacing: 2px;text-align: center;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所有的这些都在于能量:尼克·莱恩认为长寿的秘诀在于线粒体
文/Philip Ball
译/游侠儿
校对/黄小译

N:那么,如何才能真正让人类长寿呢?
尼:从进化的意义上来说,人的寿命似乎是没有限制的。但这恰恰是真正令人吃惊的事情。负鼠生活在一个没有天敌的岛上,其寿命会增加一倍,而且会持续五或六代。如果从鸟类的代谢速率推断,那它们的寿命远比应有的要长。鸽子将来会存活大约30年,即使如此,基于它们的高代谢率和体型,你会推测出它其实只有3或4年的寿命,这就是10倍的增长。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鸽子能活这么久是因为拥有非常高的供氧能力而被自然选中,换句话说,就是它们会飞。要想飞起来需要巨大的代谢消耗,因此它们必须有很好的线粒体(mitochondria)才能完成这件事。而且能拥有真正良好的线粒体的部分原因是,它们几乎不泄露自由基(free radicals),这似乎也是鸽子这么长寿的原因之一。

缓慢但却平稳:巨型陆龟,就像图上这一只,能存活很长时间。这可能是因为它们的代谢速率惊人的低。
N:我们也听到了很多关于自由基的东西,尤其是与饮食相关的,那我们应该怎么摄入含抗氧化物的东西来吸收自由基,从而更长寿呢?我们对自由基又真的知道什么呢?
尼:衰老的自由基理论最初是在五六十年前提出来的,实际上就是说,线粒体会产生称之为自由基的氧气的活性形式。我们呼吸的一定量的氧气会以活性自由基的形式排放出来方白羽 ,而这种活性自由基会损害DNA、导致DNA变异,破坏蛋白质或细胞膜自身。时间久了,这种损害就会累积形成所谓的误差灾变论,就是说细胞无法支持自身。过去的20年里,上述的理论已经被全面否定,它是不正确的。这种观点也是不正确的:通过服用大量抗氧化补充剂,我们就可以延长生命或者抵御与年龄相关的疾病,包括癌症和痴呆。人们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和元分析,而且数据显示,如果你摄入大量抗氧化补充剂,你的寿命更可能会变短,这些数据是相当具有说服力的。
N:如果氧化自由基真的会伤害我们的细胞的话,它不起作用的原因是什么?
尼:我认为有一个非常好而且大家普遍能接受的原因:它们妨碍生物信号的发出。我们现在知道,自由基是反应细胞中应激状态的。细胞中有各种各样细微的差别,但如果出了差子,自由基就扮演了烟雾警报器的角色,或者至少它们就是烟雾,而细胞就会准备检测烟雾并做出相应的反应抽风的漠兮 。抗氧化剂的问题就在于它们实际上是在破坏烟雾报警器,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烟雾报警器会做出应激反应,而应激反应则会改变各种类型基因的呈现方式,以此来保护细胞。因此通常更多的自由基会产生一种保护性的应激反应,这种反应停止了孵化的过程集结战宝,而是让一个细胞继续存活得更久。服用抗氧化剂打乱了这种信号,真的没有什么帮助。

透射电子显微镜(TEM)下哺乳动物肺组织中的两个线粒体。
N:如果鸽子的寿命是它们代谢率预测的寿命的10倍,这是否意味着我们也可以这么做?
尼:就我们而言,我们受到大脑的限制。如果我们活着的时候,可以替换所有的东西,如细胞、器官等,那我们可以活多久应该就没有限制了。但如果我们替换了我们的神经元,那我们就是在进化过程中重写自己的经历,而且就不再是我们自己了。我想,这才是对将生命延长到超过神经元自然最大寿命(120年左右)行为的真正惩罚。我就是在这里看到了真正的限制。我们如何才能防止大脑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去质量、失去神经连接,失去我们储存记忆和经历的突触?
N:如果我们能再生新的神经元来替换那些受损的细胞,那它们会是怎样的状态呢?是处于初始状态,准备好复制我们的人生经历?或者说,它们会受到已经存在的神经通路的制约?这种类型的再生会涉及到大脑中的哪一部分,是那些与记忆相关的还是认知的过程?
尼:神经元不会复制经历,但一个单一的神经元可能有1万个突触连接,组成一个神经网络的一部分,而且我们还不了解它们对整个网络的贡献。认知过程本质上似乎比记忆要更容易替代。如果突触连接储存记忆,那一个新生神经元怎么能重构所有的这些连接呢?
替换神经元还有其他有趣的问题。例如,你取一个皮肤细胞,然后将其重组为一个干细胞。惊人的是,它运行得相当好。你可以诱导这个干细胞使其成为一个神经元,而且可能用它来替换大脑中垂死的神经元。这种新神经元能否成功地建立正确的连接,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它的线粒体发生了什么你制杖吗?当你重组一个皮肤细胞时,它的线粒体转化成了类似干细胞里的那些线粒体,它们变成了圆形,并且失去了电荷。但我们还不知道它们的DNA发生了什么变化,它是还忍受着在皮肤细胞里遭受的损害非常进化,还是已经被清除了呢?如果它仍然受损害,那么这种闪闪发光的新神经元可能是一个谜,很快就像一个廉价的塑料复制品被抛弃了。
N:在《力量,性,自杀》一书中你写到,“如果我们要想更长寿,要想摆脱老年的那些疾病,我们将需要更多的线粒体。”为什么我们需要更多的线粒体呢重生美人名贵 ?
尼:如果我们在讨论寿命长短的时候提起爬行动物和乌龟,我们会发现它们的寿命非常的长。原因是它们的代谢速率极低,它们几乎不动,因此它们能活那么久仅仅是因为它们的细胞并没有真正处在任何压力之下。而在这一范围的另一端我们发现,鸟类的代谢速率比我们人类还快对头小冤家 。它们身体温度更高一些,它们在生存中会消耗更多的氧气,所以它们比同等体型和代谢速率的哺乳动物更长寿一些。而且它们似乎是通过选择高质量的线粒体来做到这件事的,因此它们增加了整个体系的功能。寿命和代谢速率之间存在一个近乎U型的曲线,我发现这真的很有趣孤星独吟简谱。
N:我们在这条曲线上处于什么位置?
尼:我们处于中间的某处。由于我们的身体质量问题,与鸟类或者爬行动物相比,我们的寿命相对较短,因为我们的代谢速率快,而且也没有鸟类拥有的那种高质量线粒体。一部分是因为个人线粒体的质量问题,另一部分是线粒体的数量问题。例如,我们肝细胞中的线粒体数量是乌龟的10倍。这似乎意味着选择高供氧能力可以增加寿命(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并没有经过验证)。这就是鸟类和蝙蝠有很高动力要求的原因之一:为了飞行和活得更久。现在,我们比大猩猩和黑猩猩长寿得多。我们增加了我们的供氧能力和耐力时,我们似乎已经跨越了早期人类进化的一个阶段。我不知道这与在非洲平原追逐瞪羚是否有关,或者与其他什么有关,这是存在争议的。但与其他类人猿相比,我们确实有很高的耐力和能力来保持活跃。

N:从进化角度看,我们是否知道生物的供氧能力是在哪一个进化阶段发生了扩张?
尼:我认为是在100万年前,而不是几十万年前。这似乎是一个相对较早的增长。
N:那我们来更深入的了解一下复杂细胞的进化吧。你能多告诉我们一些关于细菌的早期融合和宿主细胞的知识吗?
尼:不确定的是,获得这种细菌的宿主细胞是什么?被获得的细胞又是什么潘绍聪?我们真的不知道。但对于这是怎么发生的问题,我有一个相当强烈的观点,强烈到我认为它具有很大的科学意义。很多证据都指向这个事实:宿主细胞是一个简单的类似细菌的细胞,称之为古菌。它没有细胞核,无法储存其DNA,也没有性。它并没有四处吞噬其他细胞。通过某种意外事故,它获得一个融入其体内的细菌,并成为线粒体。因此我们拥有两个非常简单的细胞,一个会与另一个融合。真核细胞是人类独特类型的复杂细胞,其特征就是在这种相互作用的过程中形成的。这意味着,经常被当作是动力单位而不予考虑的线粒体要对所有的这些复杂细胞的进化负责,而且对它们是非常重要的瓦其依合 。
N: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仅仅被当成能量来源的线粒体是被低估了呢?
尼:如果我们关注如何延长人类寿命的问题,那我们就不能仅仅把线粒体当成是动力单元了,而是把它看成是促进所有复杂细胞进化的两个关键因素之一,而且仍然对它们很重要。一个细胞是否要复制自己、分裂或者死亡,陈硕嵩线粒体对所有的这些过程都极其重要梦想盒子 。
N:那么,科学家会怎样利用线粒体的多功能来延长人类寿命呢?
尼:这很困难。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好的线粒体去取代受损的线粒体,也就是在细胞层面上引导选择:含有坏线粒体的细胞死亡,而拥有好线粒体的细胞存活。所以你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进行细胞更新。运动可以达到这一目的,合理的饮食也可以:蔬菜和水果对我们是有一部分好处的,因为它们含有能刺激细胞更新的毒素,而且与抗氧化剂关系不大。听听老人言也不会吃亏,合理膳食,勤加锻炼。但这种方式对我们延长寿命的帮助并没有那么大。
如果细胞不进行更新,那细胞层面的选择就无法进行,而坏线粒体就会扩散。我们变老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发生这种扩散现象,而且是以各种疾病的形式出现,最坏的线粒体扩散是在损害好的线粒体的情况下进行。当线粒体突变体接管的时候,心肌纤维(也不能轻易的替换)就会变得千疮百孔。

大脑仍然是个大问题,但却给这个答案提供了一个线索——线粒体移植。我思考了很长时间,神经元带着诞生时获取的一些线粒体是如何存活120年的?原来这不是它们做的事情,线粒体可以从干细胞中经过细小的连接纤维转移给神经元。这听起来像是科幻小说,但如果干细胞能将原始的线粒体传输给临近的神经元极品护花神医 ,这简直就是注入了生命。这个过程不会简单,但再生医学可能是最好的方法,不用直接替换神经元了,而是重振干细胞。(完结)

文 |《鹦鹉螺》(Nautilus)杂志访谈莱恩,健康邦编辑发布,版权属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投稿邮箱:35523455@qq.com 合作热线:010-56218223

转载请注明:林楚麒 » 满天星花语尼克·莱恩:生命的代价(下)-蒙德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