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翔翼原配给三送了份“大礼”-糗哥0条评论

2018年02月07日   分类:全部文章   24人浏览

原配给三送了份“大礼”-糗哥
原配给三儿送了份“大礼”
1
门铃响的时候,上官静卉只剩丝袜没有脱了。她以为是白清清,匆匆把睡衣套上就去开门:“告诉过你多少次出门要带钥匙啦?”
话还没有说完,门一下被人大力推开,上一秒钟才看清楚推门的是一个陌生男人,下一秒钟,一个女人已经从那男人身后闪进来,一张脸一半得意一半愤慨,手一扬,上官静卉只觉得眼一黑,便被一个耳光打倒在地上了。
上官静卉趴在地上愣了一秒钟,理智才回来。学过跆拳道的她凭着本能,快速伸手一把抓住那女人踢过来的脚,借力使力地让她倒在地上,当然,自己也顺便快速爬了起来,在转身的同时对准刚才推门现在已经进来那个男人就是一脚。
那男人很明显是练家子,往后闪了闪。但大概他也没有想到上官静卉第二脚就跟上去了,所以他一下子后退了好几步,然后踩在上官静卉刚脱下的那双紫色的细高跟鞋上。如此混乱的情况下,上官静卉还抽出了半秒心疼了一下那双刚穿了一次的鞋,又想,算他幸运,这是在她家里,要是还没脱高跟鞋,哼哼,有他受的。
她十年前学过跆拳道,刚做记者那会儿整天在外边儿跑,为了防身又去学了点擒拿术。况且,她一向动作敏捷灵活,不是林黛玉型的女人。
趁那两人从地上爬起来的当口,上官静卉动作快速地后退几步,顺手拿起桌面上的电话冲进了卧室反锁上门,打电话的时候,她已经稍微平静下来了:“110吗?我这里是香河小区2号楼17层1727室,有一男一女入室袭击打劫。已经进门了,我现在躲在卧室里,请问你们几分钟能够派人过来?”
电话那边说,有民警在附近怒婚,马上到,要她不要慌张。
上官静卉挂了电话。一边找衣服穿上,一边死死盯着门。她虽然三十三岁“高龄”了,单身也有五年了,可还没遇过这样的场面,电影里那些镜头在她脑海里闪过,是抢劫吗?还是逃犯?这些念头让她全身戒备,等着有人大力跺门进来时来一个绝地反击。
可上官静卉等了好一会儿,那门纹丝不动,愣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怎么,难道女的被自己拉倒在地上戏剧性地撞到什么东西死掉了?那男的呢,不至于被高跟鞋给杀了吧?或者是知道她已经报警所以不敢再有所行动跑掉了?
上官静卉心里嘀咕着,那门越安静,她的好奇心就越被勾了起来,差一点就要忍不住不怕死地去打开门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十分钟过去,上官静卉的脑子飞快地转着。是打劫吗?为什么是自己被打劫?那女人脸上为什么是那样的表情,一半得意一半愤慨?得意什么?愤慨什么?为什么要得意?为什么要愤慨?能够打她是那么得意又愤慨的事情?她什么地方得罪她了?同事?下属?被她所做的节目曝光的当事人?
2
上官静卉全身绷紧,脑子快速转了半天,仍不知所谓,直想冲出门去,问个明白。
其实怕什么,她自己能防身。再说了,警察再慢,滑翔翼这会儿也应该快到了吧。
她决定去看个究竟,于是走到门边,临时想起又回头抓起了床头的时装杂志,万一对方正等着泼她硫酸呢?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女人天生爱惜容貌的本性促使她赶紧停下了好奇过头的脚步。
算了,还是再等会儿吧。
咯!门忽然间被人敲了一下的声音吓得她一下子跳了起来。
“喂,上官,你在吗?”是白清清。
白清清刚满十八岁,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精致,但妆容浓艳,身材堪比模特,但衣着暴露之极。她是上官静卉的好友白素瑜的女儿,白素瑜先行出国后,白清清寄居在上官静卉的客房里,等同于上官静卉的同居密友。不过只是同居,不是密友。因为两人似乎气场不太合,上官静卉实在不太能接受家里忽然多了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独居习惯了的人都有这样的毛病,已经不适合与别人共居一室了。
上官静卉几乎是立马打开了门,相信白清清从来没有看到过上官静卉见到她时有过这样惊喜过望的神情,所以白清清怪怪地往后闪了闪:“你干吗呀,怎么怪怪的?对了,你为什么搞了个婴儿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付瑞亭哪来的婴儿?你的私生子吗?什么时候生的?我怎么没见过你大肚子孩子就生出来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上官静卉瞪了白清清一眼,却没发现她有开玩笑的意思,于是三步并两步跑到客厅一看,茶几上,果然放了一个婴儿!那小手还伸出来,胡乱地想抓住什么,让她想幻想他是个假的都来不及。
哪来的婴儿?刚才那一男一女呢?婴儿是他们带来的吗?会不会是恐怖袭击的婴儿炸药包?太残忍了吧?
上官静卉被自己突然间异常丰富的想象力驱使着,冲过去闷闷不乐造句,快速地剥开婴儿的衣服尿布,看看到底有没有炸药,结果好了,这个陌生的婴儿被她这个神经紧张的陌生女人这么一弄吕一杰,哇的一声哭了开来,并且哭声有越来越大之势。
上官静卉手忙脚乱地帮他穿上纸尿布,无果。婴儿哭得更厉害了,想必是抗议她粗手粗脚。天见可怜,上官静卉虽然已经三十三岁高龄,可是她还真没怎么给婴孩换过尿布。她姐姐上官静茵的儿子张小志小的时候,有保姆加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侍候着,根本轮不到她这个小姨。
正头痛呢,门铃响了,外面有人喊:“有人在吗,我是周见义警官,请开门。”
糟糕,她都快忘记了,刚才她报警了:“白清清,去开门。是我报的警。正好,歹徒跑了,警察来了就帮忙处理这孩子吧。”
“这个孩子真的不是我的!”上官静卉差点没从沙发上蹦起来,眼睛瞪着对面那个戴着大盖帽一脸严肃的男警官吼。
3
什么狗屁警察,问孩子不是她的为什么看到她给他换尿布,上官静卉说是刚才来袭击我的男女带来的,他又问她有证据吗?
连白清清都说一进门就看到婴儿放在茶几上,她能有什么证据,她又没有在客厅里装摄像头。唯一能证明刚才有人进门袭击她的是她那双紫色的高跟鞋,被踩得有点歪。可警察说这并不能证明什么,她自己回来换鞋子时都很有可能踩到。
然后上官静卉只能提出说,门上有那男人的指纹,叫人来提取指纹然后就可以立案了。结果警察说,这不是什么伤害性的大案李依芮,没有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彭家驹,而且指纹专家很忙,等排队到来这做鉴定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那这婴儿怎么办?”上官静卉已经有点气急败坏。
“孩子真不是你的?当然我知道单亲妈妈养孩子不容易,可是我看你的生活水平并不太差。”他说着还环视了一周上官静卉花了快一年时间才精心装修好的二居室龚泽艺。上官静卉气得直想翻白眼决战桂林,警察哥哥呀警察哥哥,你为什么要做警察而不是去编小说?
“我再说一次!孩子不是我的!不信可以去做DNA鉴定!”上官静卉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已经到了怒火崩溃的边缘上山安娜。
大概是她急得差点血溅当场的样子感染了这个年纪不比她大多少的警察,于是,他转头看了一眼在身旁做记录的女警,然后对上官静卉说:“这样吧,你抱着孩子,咱们一起回警局做个记录立个案。”
去派出所,然后问话,登记,给孩子拍照,然后查找婴儿失踪档案,报案记录。
深夜十一点半,孩子哭累了,睡着了。周见义警官脱下帽子,露出才中年就秃了大半的光头,一脸无奈地半哀求半要求地对同样疲惫不堪的上官静卉说:“上官静卉同志,你看,都这么晚了,我女儿都三天没见着爸爸了,刚才还说不见着爸爸今天就不睡。你看局里也没个能照料孩子的人,你能不能带着这孩子先回去,我们明天再联系,好吗?”
她能说不吗?这警局一到深夜就人迹全无,看来,我们的社会真是一片安定团结呀,连警察叔叔晚上都正常休息了。就只有她这样的倒霉女人,深更半夜的,还得抱着个不知是谁的婴儿发愁。
周警官见她答应,立即高兴得跟什么似的,自动提出用警车送她回家。小区的保安,看到上官静卉抱着个孩子从警车上走下来的时候,一脸惊惶地走过来问她:“上官小姐张义潮,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 上官静卉真是笑靥如花,心乱如麻:这该死的,到底是谁把婴儿放到她家里大清弊主?遭遇星外文明!
正说着,怀里的婴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那声音又亮又脆,绝对是这寂寞午夜的一声响雷,上官静卉头都大了:这小祖宗哎吴奇龙,你是在故意提醒我,今天我倒霉的忙乱绝对不是一场噩梦吗?还是想告诉我,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4
“宝宝!我的宝宝!”
上官静卉正不知如何应付怀里放声大哭的婴儿,前面忽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一个披头散发面容憔悴哭腔也异常急迫的女人,她冲过来,一把夺过上官静卉怀里的婴儿,然后另一只手死命地推了她一把:“你这个贱人!为什么偷我的宝宝!为什么偷我的宝宝!”
上官静卉被推得倒退一大步,整个人完全石化。什么,她偷她的宝宝?她避都避不开,为什么要偷她的宝宝?
上官静卉还没反驳,那个女人就大叫起来:“老公!老公!快来!宝宝找到了!快来抓住这个偷宝宝的女人呀!保安!保安!你还不抓住她!她是个小偷!是个人贩子!”
一个男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冲了过来,先把那个哭泣的神经质女人揽在怀里,然后才看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上官静卉和那个刚巧认识上官静卉的保安,当然,还有那个同样倒霉的刚想开车走又看到了特殊情况不得不回头的周警官,看来,他的女儿注定要第四天没法儿见爸爸了。
那个女人脸上的悲伤和焦急,不像是装出来的。那个男人脸上的神情亦然。即使女人是疯子,这管理良好的小区不太可能大晚上的同时出现一对疯子吧?莫非,那个婴孩真的是他们的孩子?但他们的孩子是怎么跑到上官静卉家的茶几上的?
“这是你们的孩子?”幸好,有周警官,否则,上官静卉今晚怕是跳进长江也洗不清了。
保安也证实,那是同小区的一对夫妇,孩子刚出生四个月,今天下午女人带着孩子下楼散步,有人来问路,她指个路的时间,孩子就不见了。他们已经在小区里里外外找了一天了,刚才有人给他们打电话说,抱走孩子的人贩子刚刚从外面回来,于是他们就飞快地跑下楼来了,刚巧看到上官静卉抱着孩子从警车上下来,于是就认定她是匿名电话里所说的那个人贩子。
“那人什么时候给你打的电话?是男人还是女人?对方的来电号码有吗?”这句话,周警官几乎与上官静卉同时问出口,上官静卉看着一脸沉思状的周警官苦笑一下,住了嘴。
那对夫妇说打电话的是一个女人。查了下电话号码安世敏,是小区外马路边的一个公用电话,附近没有摄像头,根本不清楚到底是谁打的电话。
也就是说,这根本就是一桩自动破案的无头案。
“你得罪过什么人吗?”周警官这样问上官静卉。
“不知道。”上官静卉摇摇疲惫不堪的头。也许她真的得罪了什么人,可是,她现在实在想不起来到底是谁要这么整自己。
这么想的时候,上官静卉脑子里忽然闪过那个打自己耳光的女人脸上的表情,那种一半得意,一半愤慨的表情。
“她是谁?”
“好像见过,又好像没见过。完全想不起来了梁小乐,我大概老年痴呆了。”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1
《未婚夫枕下有份不忠“礼物”》
相爱多年即将结婚时,她在未婚夫枕下发现一支用过的不属于自己的口红。未婚夫解释说,那是他送她的礼物。然后,她经常在枕下收到新口红,都是未婚夫的礼物。然而阿川兰,她心里知道,那根用过的口红肯定是不一样的。是追究下去,还是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结婚之后,口红的主人终于出现了……

2
《被二胎祸害的姚姑娘》
姚十一的母亲为了生二胎弄得家破人亡,害姚十一成为了小偷。一个很优秀的男生杜秋雨,爱上了一个小偷姚十一,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杜秋雨选择了不承认自己爱,他极尽所能地伤害了姚十一,但他不知道的是,最终这种伤害却需要他独自承受……

3
《不忠夫妻在酒店狭路相逢》
太太身边的亲密男人不是丈夫,丈夫身边的亲密女人不是太太,就这样在退房结账台前遇见,除了装不认识,我还能做什么?大打出手向世人宣示夫妻的同床异梦各自寻欢?
不不,这些我都做不出来。
依于果自己偷腥不断却时时查我的手机的行为来看,他会提出离婚吗?
可是梦见打井,问题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于果离婚呀。
偷情如此美好,现实却如此狰狞。我真后悔真后悔,提议去开房。
不管如何,后悔也没用。我清楚地知道,我和于果的婚姻,这次真的完了。

其它精彩的短篇故事:
拜金女的三个情人
欲望强烈的女人
强势婆婆亲手掐断儿子的性福
在丈夫身边守活寡的女人
恋足癖
目睹校花被侵犯,我做了伪证
风骚房东太太的勾引
与上司偷情后
在这个年代
浮躁几乎已经是我们生活的主题
但我想
做一个一心一意写字为生的女人
一直到老得写不动
也许我写的故事总让你感觉内心刺痛
因为仿佛就发生在身边
但是请相信
那是我和你
一起在这个残酷世界里成长的方式之一
我是一个写字为生十二年的作者
是一个自黑到死的老少女
我想和你
在故事里聊聊这个操蛋又美好的世界

转载请注明:林楚麒 » 滑翔翼原配给三送了份“大礼”-糗哥